“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原标题:“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分享一件事情。

我有一个朋友,一直眼馋Apple Watch。

这个月的工资到手后,她就马不停蹄地往苹果专卖店跑了。

不想等官网发货,不想等九月的新品发布会,只想赶紧拥有。

即使是工作日的晚上,苹果专卖店 依然人满为患。

于是,她在门口徘徊了一小会。

随之,有位苹果店员上前,她以为终于等到有人来接待了,谁知那个店员,问了一个让她出乎意料的问题:

“不好意思,现在没有空闲员工可以接待您了。

如果您需要导购的话,介不介意我们的视障员工帮助您呢?”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出于礼貌,还是马上说:

“好的好的,不介意。”

于是,苹果店员便把她带到了展示台旁。

过了大概2、3分钟,那位店员扶着另一位身着相同制服、手拿导盲杖的店员,走了过来。

正是他们说的视障员工。

出于尊重,朋友没有对那位视障员工的眼睛进行观察。

“您好,请问您想购买哪一款Apple Watch呢?”对方先开了口。

“44毫米的深灰色铝合金壳,配黑色运动表带。”她尽可能地把自己想要的商品配置说得清楚。

“好的,我帮您查一下库存。”视障员工拿着一个下单的机器,操作了起来。

那个机器每按一下,都能听到语音反馈。

她稍微观察了一下,机器上面有一些凸起的纹理按钮。

这位员工,应该是根据上面的纹理和机器反馈的声音,去进行每一项操作的。

“您好,这一款现在是有库存的,我已经帮您锁了库存,现在这款手表……”

查询到有库存之后,视障员工开始为她简单介绍商品的内容、性能与配置。

“您现在就要下单付款吗?”简短的介绍之后,他问她。

“嗯,是的。”

展开全文

她掏出了手机准备付款:“啊,支付宝付款,谢谢!”

她急忙补充了一句自己的付款方式。

付完款之后,另一位苹果店员将她的新手表拿了过来,便走开了。

视障员工再次开口:“请问需要当场激活吗?或者演示一些功能?”

“不用啦,谢谢你!”我朋友回答道。

一开始,我以为我朋友是不想再继续麻烦那位视障员工了。

我觉得,这是他的工作,完全可以委托他帮忙,因为这才是他努力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于是我问了问: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真是一位非常有趣的朋友。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她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重点完全没有在那位视障员工身上。

她就是很开心自己终于买了手表,跟我炫耀分享了她的快乐,顺带提到了一下而已。

可能在她看来,残障人士能够获得工作机会,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我们没必要给予居高临下的“同情心”,这样反而会让他们难堪。

但我内心却有着很大的触动。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动。

而且,那位视障员工,全程动作熟练、专业,甚至还能帮你演示产品功能,当然iOS系统也 有完善的盲人模式。

若不是那个会发声的机器和导盲杖,你可能都没发现他是一位视障人士。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在我朋友分享完之后,群里的另一位朋友也跟我们讲述了她遇到残障员工的经历。

同样的事情,倒是几年前的经历了。

她去肯德基吃饭,那时候还没有手机自助点餐之类的系统。

她前往柜台点餐,习惯性看屏幕上的菜单,这时候却看到了一张“温馨提示”:

“本餐厅员工包括一些听力、智力等特殊障碍人士。”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图源搜狐@文旅三湘

她心领神会,开始指着桌面上的菜单点餐。

点完之后,店员出示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打包/堂食”。

她指了指“堂食”,付了款,除了没有声音,全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这种聘请残障人士作为员工的肯德基餐厅,被亲切地称为“天使餐厅”: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图源网易号@娱乐与前沿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图源搜狐@文旅三湘

湖南首家肯德基“天使餐厅”成立三周年

天使员工和特殊学校学生等一起体验长沙“棕叶编”非遗技艺

这样的“天使餐厅”,肯德基已在全国范围内开设了24家。

每家门店,若是平均聘请15位残障人士的话,那么24家门店,就一共改变了360位残障人士的人生。

360个人,背后是360个曾经心碎不已的家庭。

但是都已获得重生。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肩负起社会责任感,投入更多的精力帮助残障人士就业。

美团外卖、饿了么外卖、蜂鸟专送,聘请了数不清的残障人士作为骑手。

他们有的是聋哑人士,有的是侏儒人群,有的是智力障碍人士。

他们会比一般的骑手更加难上岗。

就拿聋哑人士来说,别的普通骑手找不到路的时候,还可以打电话问问客户——

而他们,只能跟着时准时不准的导航,盲头苍蝇一样乱撞。

就连上岗之前的培训时间,都是别人的几十倍。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图源成都商报客户

“我是一个盲人,我在苹果工作”

图源成都商报客户端

美团特殊骑手,刘之翔

在中国,现有约8500万的残障人士,占总人口的6%。

而我国本科生仅为5700万左右,占总人口的4%。

有趣的是,我们会感觉本科生满地走,却很少能够见到残障人士。

其中视觉障碍人士的人数,达到了600~700万。

也就是说,每200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位视障人士。

仔细想想,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盲人吗?

可能是我活动范围窄,我没见过。

但其实真相是——

因为无障碍设施的欠缺,他们没有出行的条件。

因为学习和就业的困难,他们没有出行的必要。

因为社会歧视仍然严重,他们没有出行的意愿。

在他们当中,肢体仍然健全的人还在努力地融入这个社会——

让我们值得期待的是,这个社会,也在为他们能够拥有普通人生活,而不停地努力完善。

我常常会看到网上的一些提问:

“如果给你一亿,换你的眼睛/嗓音/耳朵/手/脚,你愿不愿意?”

我仔细想了一下,我不愿意。

因为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我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话、行动不便的生活,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也是这种想象,让我对努力融入社会的他们,产生了巨大的敬佩之情。

我看过一个很切身的描述:

盲人的世界,是黑色的吗?

不是的。

你可以试试看把你一只眼睛闭起来,另一只眼睛睁开。

闭起来的那只眼睛,看到的东西,就是全盲人士“看到”的东西。

就是一种虚无。

盲人的世界,连黑色都看不见。

满满的,尽是虚无。

本文版权归一只武所有

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

图源网络 如侵请联系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