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原标题: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控股股东强势换高管,小股东请法院管一管。

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作者 | 王君齐

编辑 | 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一纸公告,将中山证券再次送上热搜。

前些日子,中山证券控股股东锦龙股份(000712.SZ)不顾中小股东反对,自行召开股东会议罢免中山证券部分高管。随着新一轮高管名单新鲜出炉,本以为中山证券更换高管一事板上钉钉。

然而却没想到,中山证券小股东上海致开将中山证券告上法庭,锦龙股份强行为中山证券高层换血行为也遭到法院喊停。不过,锦龙股份也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儿,随即发起“反击”……

中山证券控股股东和小股东“互撕”

9月11日,锦龙股份公告称,中山证券小股东上海致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致开”)因锦龙股份自行召集临时股东会议,罢免中山证券4位高管,状告中山证券。

公告显示,上海致开认为,锦龙股份召开的中山证券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会违反了法律法规及中山证券章程规定,请求法院撤销相关会议的全部决议。上海致开持有中山证券1.18%股份,为中山第8大股东。

同时,上海致开提出三点诉讼理由,锦龙股份作为中山证券控股股东不具备券商控股股东的资质;锦龙股份处于整改期,召开股东大会不符合中山证券的章程;中山证券被监管处罚期内,锦龙股份罢免中山证券4位高管,违反了监管部门对中山证券提出的“保持董事会、管理层稳定”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支持上海致开的部分诉讼请求,禁止中山证券董事会成员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及备案手续。

展开全文

对此,锦龙股份对上海致开的诉讼理由公开进行反驳,并向法院提交《执行异议申请书》《复议申请书》。锦龙股份认为上海致开的行为对中山证券和公司造成损害,要求上海致开进行赔偿。

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成导火索?

上海致开与锦龙股份同是中山证券股东,为何一个主张让中山证券更换管理层,一方坚决不同意?

6月12日,深证证监局对中山证券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山证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四大问题被深证监管局责令限期改正,公司三项业务被暂停开展,部分高管被采取行政措施。

一个月后,锦龙股份公告为督促中山证券完成监管机构的整改要求,提请中山证券召开临时股东会,罢免被监管部门处罚的相关高管。其中包括,中山证券董事长、管理委员会主任林炳城;董事、总裁胡映璐;董事、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孙学斌、管理委员会主任助理黄元华四人。

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林炳成、胡映璐均为中山证券老人。中山证券投行业务在胡映璐的带领下,业绩排名位列行业前茅。2019年,中山证券投行业务营收6.31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40.06%。

锦龙股份罢免中山证券4位高管消息一出,立刻遭到了中山证券部分中小股东反对。

当时,有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表示,锦龙股份提出罢免中山证券高管事项属于单方面意见,没有和中山证券现任管理团队进行沟通。部分小股东不同意锦龙股份的罢免案,认为锦龙股份长期利用大股东地位干预中山证券的经营管理,控制后台核心岗位,罢免现任管理团队将不利于中山证券的稳定发展。

中山证券部分小股东甚至认为,锦龙股份自身财务风险隐患可能会“随时爆发”,希望监管部门加大对锦龙股份的监管,防止将风险传递给中山证券,损害小股东权益。

锦龙股份则对《北京商报》表示,中山证券个别高管权力过于集中,片面追求“短平快”,导致中山证券连续被监管处罚。

虽然有股东极力反对罢免中山证券4位高管,但没能改变锦龙股份更换高管的决心。

8月21日,锦龙股份自行召开中山证券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通过了罢免中山证券4位高管的议案,并选举长城证券原副总裁王天广、中山证券原管委会副主任吴小静、郭东、骆勇当选为中山证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任期至中山证券第五届董事会结束。

同时,吴小静为中山证券新一届董事长和管委会主任,中山证券原副总裁康福华为中山证券总裁。吴小静、骆勇、康福华均在2019年加入中山证券。

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中山证券官网披露的高管人员信息还没有发生变化。

权力之争已存在多年?

中山证券成立于1992年,是中国最早期的证券公司之一。

2013年,锦龙股份加速布局金融行业,拟以25.96亿元的现金,向中山证券多位股东购买中山证券合计66.05%股权。随后,锦龙股份通过收购、增资等方式不断增加持有中山证券股权。截至目前,锦龙股份持有中山证券70.96%股份,为其控股股东。

锦龙股份虽然取得中山证券的控股权,但在经营管理层面却未能顺其心意。

2013年,锦龙股份入主中山证券后,花重金聘请原国泰君安零售客户部总经理徐鹏担任中山证券总裁。但徐鹏进入中山证券一年后(2015年)就离开了。

锦龙股份曾对《北京商报》表示,2016年2月,中山证券部分高管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会审议和未修订相关公司章程的情况下,擅自以公司名义向监管部门提交《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管理委员会主任为公司经营管理负责人的说明》,认定管委会主任为公司经营管理负责任,公司总裁仅为前台业务条线协调管理人。公司权利过于集中,打破了原公司设计的管委会牵头的后台与总裁牵头的前台相互制约、监督的治理架构。

券业观察查阅中山证券2015年5月变更的公司章程显示,中山证券管委会负责公司中后台相关职能及部门的管理,对董事会负责。总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2018年2月,中山证券变更的公司章程显示,管委会为公司经营管理主要负责人。总裁在管委会的领导下,主持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并向管委会、董事会汇报工作。

控股股东清洗管理层,中山证券小股东请法院喊停

中山证券虽然完成了新一轮的高管选举,但新人想要顺利上任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留言发表你的意见。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