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的诺曼底登陆时刻

原标题:理想汽车诺曼底登陆时刻

7 月 30 日晚,理想汽车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 “LI”,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第二家登陆美股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

理想汽车的发行价格为每股 11.5 美元,开盘后一度暴涨 50%,市值超过了蔚来汽车,最终收盘价为 16.46 美元,公司总市值接近 140 亿美元,略低于蔚来汽车的 144 亿美元。

一路狂奔的理想汽车

作为造车新势力之一,理想汽车是第一个在中国成功商业化增程式电动汽车的公司。

2018 年 10 月,理想汽车发布了首款产品 “理想 ONE”。自去年 12 月交付以来,理想 ONE 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第一个 10000 辆的交付。

快速成长的理想汽车就像一匹黑马,搅动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格局。第一款车型推出后,理想汽车 2020Q1 和 Q2 的销量超过了 “前浪” 威马汽车和小鹏汽车,紧追蔚来;在疫情影响下,蔚来 2020 年 Q1 销量减半,而理想汽车保持住了连续的增长。

理想汽车的诺曼底登陆时刻

IPO 光环之下,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同样带着光环。

理想汽车的诺曼底登陆时刻

展开全文

李想是 80 后创业者中的代表人物,2000 年,高中学历的李想凭借着对 IT 产品的一腔热爱,创办了泡泡网。

2005 年,李想带领团队从 IT 产品向汽车业扩张,创建汽车之家网站。目前,汽车之家现已成长为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之一。2015 年 7 月李想卸任总裁,继续担任董事股东。

除了有李想这个明星创业者作为灵魂人物,理想汽车的背后还有巨头美团作为后盾。

招股书显示,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有理想汽车 23.5% 的股份(王兴个人持有 8.9%,美团持有 14.5%),为第二大股东。

作为二股东的王兴多次向理想伸出援手。C 轮融资王兴个人出资近 3 亿美元领投;今年 6 月美团参与 D 轮 5.5 亿美金领投后,李想汽车公司估值达到 40.5 亿美元。

今年 5 月,王兴还正式成为理想 ONE 车主,并在饭否中表示 “终于喜提一辆理想 ONE。” 王兴还曾对外表示:如果不出意外,理想 ONE 应该会成为造车新势力里第一款交付超过 10 万辆的车型。

虽然融资历程比较顺利,理想汽车仍然背负着资金压力。

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 Q1 总收入分别为 0 元、2.84 亿元、8.5 亿元;净亏损分别为 15.32 亿元、24.38 亿元、7700 万元。两年多时间里净亏损超过 40 亿元。

理想汽车迫不及待地赴美上市,不仅为了填补巨大的资金需求,也是看准了市场环境的利好因素。

从先行者特斯拉和蔚来今年以来的股价表现来看,近期的股市氛围对新能源汽车上市还算比较友好。

今年 6 月 10 日,特斯拉股价冲破 1000 美元,以大约 1900 亿美元的市值超越传统汽车巨头丰田,登上全球车企市值第一名的位置。

蔚来汽车的股价今年也一路高涨,7 月 31 日收盘价为 12.20 美元/股,市值约 139.03 亿美元,而 4 月 24 日收盘价仅的 2.94 美元/股,三个月里翻了 4 倍。

先行者的好势头可能也将为理想汽车带来在资本市场的高估值。

增程式电动车的孤独产品之路

理想汽车的销量增长是显而易见的。2020 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共交付了 6604 辆汽车,较第一季度的 2896 辆,环比增长 128%。

凭借首款车型六座大型豪华电动 SUV“理想 ONE”,理想汽车击败了同车型的其他品牌,以 9666 的销量在 2020 年上半年的中大型新能源 SUV 销量中遥遥领先。相比之下,竞争对手蔚来和特斯拉的同款车型销量只有理想 ONE 的四分之一左右。

理想汽车的诺曼底登陆时刻

在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增长已超过了燃油车。根据 CIC 的数据,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从 2016 年的 30 万辆增加到 2019 年的 110 万辆,复合年增长率为 54.6%,未来几年预计将继续以 34.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巨大的市场版图之下,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在过去几年中获得了大量融资,并都试图通过在短期内大额投入来实现快速扩张。

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理想汽车选择了增程式电动车,特立独行的选择一度受到外界质疑。

业内人士指出,增程式混动汽车的关键价值点是解决里程焦虑,但是随着电池技术不断提升,充电桩大范围布局,电动车续航里程的难题将逐步缓解。届时,增程式技术被淘汰将是必然结果。

对于这个问题,李想曾对外提出自己的理解:选择增程式混动汽车是成本效率的平衡。他认为:“所有的科技都是在不停地往前走。我们要做的就是用科技来解决现在和未来的问题。至于十年、二十年以后,那会儿还会有新的技术产生。”

除了对未来技术发展的考量,李想的选择还考虑到了中国的国情。事实上,中国的汽车消费环境和其他国家相比有很多不同,在中国停车位是 “稀缺品”,中国很多家庭甚至没有固定的停车位,固定充电桩更是奢侈品;相比之下,美国 90% 的家庭都有安装充电桩的条件,很多家庭拥有多辆汽车,因此没有对电动车的里程焦虑。

“特斯拉选择去建超级充电桩,我们选择更适合中国市场的增程电动,因为我们的起点和最大的市场是中国。”

在李想的想象中,“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把一辆燃油车的续航优势和智能电动的优势融合在一起的车。它既可以在城区里纯电行驶,是一辆完美的电动车,也能出去玩,不亚于任何一辆燃油车,更智能更平顺;它能开着去上班,很有面子地接客户,也能周末带着一家老小出去玩。”

通过增程电动解决目前电动车消费者最头疼的里程焦虑问题,成为了理想汽车目前的经营核心。理想的第一款车型也将重点放在价格在 15 万元至 50 万元之间的 SUV 领域,聚焦于满足中国家庭在日常通勤和周末家庭旅行中对 SUV 的需求。

仍待检验的产品

产品定位另辟蹊径是一回事,作为消费品,理想汽车还是要靠过硬的产品质量说话。

作为首秀的第一款产品 “理想 ONE” 历经了 2015 年到 2019 年约四年零五个月的打磨,但是仍不可避免地在近半年里爆出安全事故。今年上半年,理想 ONE 遭到刹车失灵、自燃等多起安全问题投诉。今年 5 月 7 日,有车主反映,自己购买的理想 ONE 汽车此前在高速上出现了 “刹车失灵” 的情况。5 月 8 日,湖南长沙一台理想 ONE 在行驶中发生了前机舱冒烟着火的情况。

虽然理想汽车方面的回应都是 “只是个案,车主可放心使用”,但是在招股书中,仍无法避开安全问题。招股书中提到:产品或车辆存在设计、制造方面的缺陷,导致车辆不能正常运行,这有可能给消费者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

事实上,乘用车品牌的建立需要很长的时间,消费者对新汽车品牌的信任更需要长时间积累。安全对汽车产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理想汽车还需多在产品打磨上下功夫。

2018 年,在和公司高级总监张辉的一次对谈中,李想说道:“没有任何一个新的企业起点会高过传统汽车厂商,但不代表我们的成长速度、迭代速度比他们慢,如果从成长的角度拉开时间周期去看,就没那么焦虑了。”

“你会看到诺曼底登陆迟早会来到。” 理想汽车赴美 IPO 之际,李想离他的理想又更近了一步。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